[不要在这里不啊 快点]嗯不要快点嗯再深一点|风流小农夫

想念一个人说说  点击:   2011-12-07

 没想到她平时看起来文文静静的一个女人,媚起来的这么够味呢。

 

我有点神魂颠倒,舔着嘴唇说:“真的?那我想吃你咪咪。”

 

马玉香媚眼如丝:“馋猫!那你来啊,有贼心没贼胆。”

 

马玉香香喷喷的,细腻温暖的怀抱,把我美的魂儿都飞了。这感觉,做梦都梦不着啊!

 

下面二弟来已经达到了最大化,胀鼓鼓得把裤子顶起来老大一个包,我胆子忽然就大了起来,猛然用力就把马玉香抱了起来,来到床边放她躺下了。

 

我看着这具近乎完美的诱人身体,一时之间竟然无从下手了。

 

我怎么也不会想到,我曾经的老师,竟然现在让我随便弄,我不是在做梦吧。

 

早知道老子早就帮她家收玉米了,还用等到现在啊。

 

我一下就抓住了老师的胳膊,把她按到了自己的身下,两腿跨在了她的大腿上。

 

“玉香,你是不是很寂寞。”

 

“死鬼,你还好意思说,我都苦死了,天天晚上要是不喝酒,我都睡不着觉,你咋才回来呢。”她双眼迷蒙一直在呓语。

 

我知道她是喝多了,把我当成了她丈夫了,老师太苦巴了,这两年都咋过的啊。

 

我双手按住了她的双峰,肆意的在手里揉捏着。

 

“嗯哼……”

 

“死鬼,轻点,咋不会疼人呢。”

 

我手一抖,两只手开始慢慢的放缓,我的手也一点点向下,来到了她的裤腰上,她没有系腰带,只扣了个扣子,我大胆的把手指伸进了拉开了一半的拉链里。

 

热热的肌肤,有点粗糙的密林……

 

我手都是颤抖的,怎么说我也是个处,现在一个女人任我搞,说不紧张那是假的。

 

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抚摸着,大腿内侧,大腿外侧,反正就是那块敏感的地区。

 

虽然隔着裤子摸,可那手感也特别棒。

 

马玉香脸蛋脖颈上原本细嫩白皙的皮肤都红透了,眼神中满是水意。

 

我等不及了,快速的褪下了裤子,马玉香看着我脱下裤子,二弟一下就杀气腾腾得跳了出来。

 

我无师自通得就趴到了马玉香身上,现在的他就像一门武装了十几年,却从没开过火的大炮,早已经饥渴难耐了!

 

“哇!”睡着的小丫似乎做了噩梦,忽然哭了一声,后来就又睡着了。

 

但仅仅是这一声哭声,就迅速得将马玉香眼神中的水意驱赶走了。

 

眼前的景物迅速清晰起来,死鬼丈夫也变成了我。马玉香忽然推住了我的胸口。

 

“小东,你这是干啥呢,快给我起开!”马玉香惊慌失措,脸颊红透。

 

我艹,这转变也太快了吧。

 

“马老师,你不能这么对我啊,我好难受!马老师,我想日你……”我急不可耐的说道。

 

马玉香复杂的看了我一眼,紧咬着嘴唇,我清晰的看到她的手紧紧的扣着床面,手指肚都青了。

 

“杨小东,已经够了,再这样下去就犯了大错了。”马玉香突然好像下定决心的说道。

 

我一下就灰心丧气了,得,今天是没机会了。

 

“老师,那个……对不住,我……我喝多了的……”

 

“杨小东,雨已经停了,你穿上衣服走吧,今天晚上这件事,错也不全在你,老师也……也有错。就当做是咱俩的一个小秘密吧。”

 

我没办法,穿上湿了吧唧的衣服,就走出了门去,回头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马玉香,心想,要是能把马老师真的上了,那就好了。

>>>>《风流小农夫》在线阅读<<<<

[不要在这里不啊 快点]嗯不要快点嗯再深一点|风流小农夫

http://m.qqsspd.com/aiqingshuoshuo/34637.html

相关文章
推荐内容
上一篇:[关于我转生成为史莱姆的那件事]关于婆婆的抒情回忆散文
下一篇:【太涨了好多不要】不要了太涨了好深 |今夜有约
Copyright qq说说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